清明时节的一盒骨灰

   日期:2020-04-04     浏览:52    评论:0    
核心提示:清明时节悲恨集 一把骨灰何处置由 中时 - 编发2020 年 4 月 4 日作者:晓港(XIAO)武汉的樱花开好了,清明节来了,解封的日子也近
 清明时节悲恨集 一把骨灰何处置
由 中时 - 编发2020 年 4 月 4 日
作者:晓港(XIAO)
武汉的樱花开好了,清明节来了,解封的日子也近了。
 
 
 
 
中国今早为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中逝世的抗疫人员和民众举行全国性哀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连同另六名政治局常委以及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人,今早在北京的中南海怀仁堂默哀三分钟。汽车、火车、舰船鸣笛,防空警报鸣响三分钟,全中国多地的民众也参与这场全国性哀悼。
 
清明节是中国传统的祭奠先烈和已故亲人的日子
 
 
全国默哀3分钟悼念新型肺炎死者
中国人讲究入土为安。清明时节,张军却还没去领父亲的骨灰。想到76岁的父亲一个人在冰冷的殡仪馆里,孤魂冷寂,张军泪如雨下。
 
父亲是2月1日走的,死于新冠肺炎。那天很晚的时候,武昌殡仪馆的车才到医院,把父亲用袋子装了,四个人抬上车。殡葬车打开的时候,张军看见里面已经有了一具尸体。工作人员对他说,新冠肺炎去世的患者家属不能跟着,尸体要立即火化。那是张军看父亲的最后一眼。
 
父亲去世后,张军常常彻夜无眠。深夜里,他放佛听到有人叫他:“儿子,为什还不来接爸爸,你不要爸爸了吗? ”
 
张军天天想去把父亲的骨灰接回家,他有很多话想对父亲说。
 
3月初,他打电话到武昌殡仪馆询问,被告之要等武汉市防疫指挥部的通知。到了中下旬,殡仪馆的回答依然是等政府通知,然后分批去领。
 
“稀烂的班子,”他在微博上愤愤地写。
 
终于,3月底的一天,张军接到电话,可以去领骨灰了。
 
这一次他却不想去了。
 
武汉市有规定,新冠肺炎去世的家属,有单位的,要单位“全程陪同”才能领到亲人的骨灰。 没有单位的,需要社区“全程陪同”。他说“全程陪同”的要求是:领了骨灰,立即下葬。
 
“我的父亲去世了,这是我的家事。我去领骨灰,也是我的家事,”他说。“非要给我安排什么到单位的人来全程陪同我,给我的感觉就是全程监控我。我对这种做法特别反感。”
 
连日来,记者多次致电武汉市民政局想要核实这项规定。民政局新闻发言人戴科长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张勇不知该怎么面对父亲离世后的第一个清明节
 
武汉许多商店还没开门,他连遗照和香烛都备不齐,只好翻出父亲生前的旅游照,点上三支香烟寄托哀思。
 
张勇的父亲今年2月因2019冠状病毒疾病去世后,他就把微信名改为父亲的忌日,提醒自己牢记这一天。他说,自己一年多前把父亲接到广东共同生活,今年1月父亲意外骨折,考虑到武汉医疗资源较好,他便送父亲回乡治疗。不料76岁的老人在住院期间感染冠病,15天后就撒手人寰。
 
接受电访时,张勇言语间难以抑制自责和愤怒之情:“如果不是那些专家和官员说‘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打死我也不会送我爸回武汉。我现在每天都活在后悔当中,只想找那些瞒报疫情的人要个说法。”
 
武汉市八家殡仪馆之一的汉口殡仪馆门前排起了长长队伍
 
 
武汉新冠肺炎逝者家属张军(化名,左二)、PL(化名,左三)说,武汉政府把安葬亡者变成了维稳的政治任务。
中国官方说,过去三个多月来,全国共有约8万2000人感染新冠病毒,3300人死亡,其中约2500人在疫情中心武汉。
 
互联网上传播的照片显示,开放领取骨灰后,武汉市八家殡仪馆之一的汉口殡仪馆门前排起了长长队伍。中国《财新》拍到了馆内堆积成山的骨灰盒。这些图片很快被官方删除。
 
一位中国大陆媒体的记者告诉中华时报,汉口殡仪馆安保严格,工作人员、 警察、保安、 社区服务人员、志愿者比家属还多。他是趁着人少溜进去的,还有记者是翻墙进去的。殡仪馆里有便衣,看到有人举起手机,马上过来制止说不许拍摄。
 
3月27日清晨,在汉口殡仪馆排了一个半小时队后,PL领到了父亲的骨灰。
 
40出头的PL常年在香港和马来西亚从事金融和贸易业务,很少回故乡武汉。这次返乡却突遭中年丧父之痛。1月中,父亲在武汉协和医院例行体检期间疑似感染新冠肺炎,十几天的工夫便撒手人寰。
 
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骨灰盒时,PL哭了。几个月前还是活生生的亲人,如今只剩了一把灰。出口处,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哭得很伤心,被人搀扶着。很多家属看似平静,口罩上方露出的眼睛里却有眼泪在打转。
 
PL把父亲葬在距离市区最近的扁担山公墓。墓地是几天前选好的。上面用黑色的马克笔写了父亲的名字。公墓里漫山遍野都是无字碑。太多人死了,又要匆匆地被埋葬,碑上还来不及刻上名字。
 
亡灵的栖息地,贵却也是等级森严 
 
虽是亡灵的栖息地,这里却也是等级森严。墓地有三种规格,售价分别在2万多、5万多和近10万。这些已经是折后价。 新冠疫情去世的人墓地七折优惠,政府还给每家3000元现金。
 
“说心里话,政府给的3000元慰问金根本就没用,你这个墓卖得那么贵,实际上还反从人家那挣了一笔,”PL说。
 
他说:“很多人都在说死不起。 家里顶梁柱走了,就留下孤儿寡母,连生活都有问题,哪有钱买墓呢?”
 
从选墓地、领骨灰,到下葬,PL父亲生前单位的工作人员始终如影随形,给他拍照,下葬完毕后要他签字。
 
“这是下葬吗?我觉得这完全就是一种监控,完成政治任务,维稳的任务,” 他说。“从住院看病,到治疗到离世,到下葬,我们感觉都是稀里糊涂的,完全没有尊严。”
 
很多在这场新冠疫情失去亲人的家属都有类似的经历:街道、单位每天十几个电话的催促、上门。官方似乎比他们更盼着逝者早日入土为安。
 
“我们的生死为什么要通过你们呢?我自己不能安葬吗?你对这些失去的人,对这些生命没有一点告慰,没有一点点同情心,”“世界和平”说。
 
在这次疫情中,她失去了66岁的母亲。母亲是大年初二(1月26日)发病的,正是医院床位紧张的时候,居家观察了几天,送到医院时,医生说肺都白了,抢救了几天,人就走了。
 
母亲患病期间,“世界和平”每天都是一身汗,直到现在有时还会大哭一场,为母亲哭,也为这个城市哭。
 
微信群强行解散
 
她加入了一个由新冠肺炎死者家属组成的微信群。成员中有人失去了父亲、母亲、丈夫、女儿,群友们的遭遇大多相似:已故亲人的工作单位在他们患病时没有伸出援手,病逝后才“千方百计要堵住家属的嘴”。张军也在这个微信群里。他说,很多家属在悲伤的同时都很愤怒。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希望政府能给个说法。
 
“我爸去世不是正常死亡,他是人为造成的灾难死亡的,”他说。“我们要求当初那些欺骗我们的,瞒报的官员、所谓的专家受到应有的惩罚。不然的话,我们无法向去世的亲人有个交代。”
 
这样一个群体被官方视作眼中钉。群里很多人都接到过警方的电话。 3月的最后一天,两名警察敲开了群主的家,拿了他的手机进到群里,强行解散了这个群。
 
疫情心理次生灾害 可能以清明为节点爆发
 
武汉市内逐步解封,更多居民走出家门。但对于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武汉家庭来说,今年清明是一道格外难过的心理关口。(中新社)
对于像张勇一样在疫情中失去亲人的上千个武汉家庭来说,这个清明是一道格外难过的心理关。他们既要承受家人离世带来的伤痛,又对解封后的生活感到迷茫,更难以原谅瞒报疫情的官员。受访心理学家提醒,疫情带来的心理次生灾害,可能以清明为节点爆发,如果应对不当,还可能从武汉扩散至全国,甚至导致一些人采取轻生或报复社会的极端举动。
 
心理咨询师指出,清明作为祭祀和缅怀故人的传统节日,很容易触发群体悲伤,唤醒民众几个月来压抑已久的情绪。对疫情中心的武汉居民,尤其是病逝者家属,应当通过健全的社会支持系统,帮助他们走出悲痛。
 
心理咨询师指出,当地政府在疫情初期的应对失当,再加上对冠病患者及家属缺乏关怀,正是令张勇和许多病逝者家属至今难以释怀的原因之一。病逝者家属的心理压力,不仅来自于失去亲人的悲痛,更反映出他们对当地粗暴管理方式的不满。政府需要以疏代堵,通过基层和社区关心和帮助他们,才能真正安抚这个特殊群体的情绪。
 
即便是没有经受丧亲之痛的武汉居民,也在两个多月的封城期间承受巨大心理压力。对他们而言,今年的清明预示着全城即将解除封锁。不少人刚走出封城初期的心理阴影,又对解封后的未知感到紧张和不安。
 
26岁的武汉市民陈智1月中旬随父母一起到市郊祭祖,没想到几天后就遇上封城,他们只得暂居在郊区县城,几天前才回到武汉家中。在这期间,陈智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问题:白天无所事事,夜晚焦虑失眠,“每天只是不断地刷新闻,没有心情做别的事,坐着不动都能心跳加速”。
 
幸运的是,陈智过后通过在网上和朋友聊天缓解了焦虑情绪,随着武汉疫情逐渐受控,她的心态也一天天好转。但好不容易可以出门,她又陷入新的恐慌:“听说有人坐了趟地铁,健康码就从绿色变成红色,说明同车可能有患者。虽然大家都戴了口罩,但还是感觉放心不下,短时间内可能都不会出门。”
 
心理咨询师分析,在经历长时间的封闭状态后,许多人都需要一段心理适应期,才能回归正常生活。“有些人很快就能适应,有些人需要更多时间,这都是正常的。不过,如果会因为和人碰面而心跳加速,甚至出现恶心难受等强烈生理反应,就有必要及时寻求心理咨询师帮助。”
 
随着武汉迈向解封,三类人员特别可能出现心理不适。一是两三个月没有返岗、一时难以适应工作强度的在职员工;二是由于学校尚未复课,对孩子教育感到焦虑的家长;三是随着子女们离家返岗而陷入孤独的空巢老人。此外,在抗疫一线工作多时的医护人员、警察和快递员,虽然工作压力可能减轻,但长期压力下累积的心理负担,可能正要显现。
 
武汉的樱花开好了,解封的日子也近了。张军说,他要离开武汉,到南方去。这个城市让他心碎。直到有一天,他可以在没有旁人的监视下去领父亲的骨灰,再亲手将他安葬。他说,这是一个儿子在维护父亲最后的尊严。
 
打赏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法律顾问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