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营经济不可能有未来

   日期:2018-11-14     浏览:54    评论:0    
核心提示:王爱忠︱中国的民营经济不可能有未来王爱忠王爱忠读书今天过去40年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其前提是国家重新允许私有经济的存在。众
 王爱忠︱中国的民营经济不可能有未来
王爱忠 王爱忠读书 今天
 
过去40年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其前提是国家重新允许私有经济的存在。众所周知,1949年以后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对私有经济进行了彻底“改造”,国家不允许私有经济的存在。1978年开始的经济改革逐步恢复了自由市场经济,为民营经济的发展创造了前提。民营经济的发展正是得益于制度改革所释放出来的发展空间。
 
中国民营经济过去30多年能够取得快速的发展,归结起来主要就是三个方面的优势,一是中国工业化的后发优势,二是中国富足的廉价劳动力优势,三是低成本环境优势。然而,在中国民营经济快速发展的时期,众多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深层次问题并没有显现出来,或者说相对于当时的有利条件,那些不利的因素并没有严重制约民营经济的发展。
 
过去40年的改革,中国只模仿先进国家的经验、技术和管理,19世纪洋务运动的翻版,而没有模仿西方发达国家的制度。改革开放40年后经济学家杨小凯提出的“后发劣势”开始突显出来。由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不彻底,比如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的国家所有制,金融领域、能源、运输等等重要领域和行业都由国有企业占据主导地位。处于垄断地位的国有企业凭借自己的垄断地位在产业链的上游侵吞掉大部分的利润,而民营企业只能在整个产业链中分得很少的一部分利润。国有企业还可以享受土地成本、金融贷款、财政补贴等种种便利和优势,而民营企业只能在不利的条件下与之竞争。
 
实行对外开放,中国开始参与国际市场的分工,全球化资源、技术、信息的分享,为民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可是,中国融入全球化的过程不是以市场的逐步自由化、法治化和扩大本国市场的开放为基础。而是政府掌握和控制整个国家的经济,以国家资本主义的形式与西方的自由企业制度竞争。随着中国经济规模的壮大,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对西方的自由企业制度构成了巨大的挑战和威胁。西方的企业在竞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国家补贴、准入制度上的限制、被迫以技术换市场等等。中美贸易战就是缘于美国对中国国家资本主义制度的不满,要求中国在经济结构(制度)层面进行改革。
 
廉价劳动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还要承担过去40年漠视劳动力的社会保障所遗留下来的问题。社保面临的巨额亏空,除了政府管理不善和腐败,就是政府过去对劳工保障的忽视。这些年出台的一系列社保政策,个人和企业承担高额的社保费用、准备推迟退休年龄等等就是对过去政策犯下的错误的补救。这就意味着过去民营经济发展的低成本劳动力优势已经不复存在,而且还要背负过去遗留下来的负担。环境优势同样如此,过去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发展是中国企业的优势,现在这个优势也已经不存在,这几年的环保整治,导致企业的负担加重,很多小微企业直接关门倒闭。
 
国际国内众多因素的影响,民营经济的发展开始放缓,生产经营困难,而国有企业则伺机大举收购,兼并民营企业,国进民退如火如荼,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尽管政府反复强调民营企业的社会地位,是“自己人”,近期又出台规定银行给民营经济的贷款比例等等,都不可能解决体制问题造成的民营企业生存困境。政府通过国有资本收购民营企业解决民营企业目前的困难只能是抱薪救火,结果是进一步做大了国有企业,进而挤压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国家没有用强制力量迫使民营企业退场,民营经济也会因为生存空间的丧失而逐步退出市场。
 
政府称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给民营企业家吃“定心丸”,可是民营企业家的心终究还是定不下来。中国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在政治制度层面就存在天然的缺陷,国家立法机构形同虚设。税收制度和政策的制定都是政府说了算,政府可以随意制定税收政策“合法”的侵夺民营企业的财产。法律也很难保护私有财产,司法的不独立,司法机构只是政府的附庸,不但不能保护民营企业的财产安全,往往还是政府侵夺私有财产的帮凶。
 
最近司法部门表态要保护民营企业家的财产安全,办理一批侵害民营经济发展的案件。早在两年前的2016年,广东司法部门也出台过类似的意见,要求严格慎用扣留、逮捕措施,慎重查封扣押冻结涉案非公有制企业财产。司法机构反反复复出现类似的表态本身就说明中国民营企业的财产安全缺乏保障。由于在制度层面没有对政府和司法机构权力的制约,今天可以表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明天一转身也可以为了保卫体制的安全而牺牲私有经济。
 
中国在 2007年就通过了“物权法”,在法律上明确了公民有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权利,但是对私有财产的保护仅仅停留在法律条文上。一个地方政府官员就可以决定当地一家民营企业的生死存亡,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这些年不时有企业家站出来表态,声称自己的企业是国家的,可以随时把自己的产业交给国家。企业家的这种表态背后无非是对政府公权力的畏惧,对自身权利没有保障的担忧。李嘉诚在撤资大陆,回应国内舆论说他不爱国时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坦露的就是和中国民营企业家一样的内心忧虑。
 
中国的私有经济是在1978年摒弃了政治上的个人权威主义,经济上的公有制才得以发展。放弃极权主义的政治意识形态,尊重个人的权利和价值,让个体在理性主义的驱动下去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同时为社会创造财富是私有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可是在当下,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不断左化,个人权威主义卷土重来,整个社会从相对多元化正倒退回过去的一元化。经济上的国进民退方兴未艾,不断挤压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外部环境日益恶化,中美贸易战硝烟弥漫。在这种大背景下,中国的民营经济很难会有未来。
 
2018.11.14
 
 
更多>同类新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法律顾问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DESTOON